三星堆背後的古蜀文明
1929年,當一批玉石器從四川廣漢流出,人們就開始孜孜不倦地探索四川古代文明。經過幾代考古人不懈的努力,很多重要遺址被發現,大量珍貴文物出土,詩仙李白感嘆的“開國何茫然”的古代蜀國曆史正逐漸清晰。

三星堆背後的古蜀文明

來源:人民日報2021-10-06

1929年,當一批玉石器從四川廣漢流出,人們就開始孜孜不倦地探索四川古代文明。經過幾代考古人不懈的努力,很多重要遺址被發現,大量珍貴文物出土,詩仙李白感嘆的“開國何茫然”的古代蜀國曆史正逐漸清晰。

目前,考古學家們已基本釐清了古蜀文明的演進脈絡,即以成都平原史前城址羣為代表的寶墩文化,到以三星堆遺址為代表的三星堆文化,再到以成都金沙遺址為代表的金沙十二橋文化,最後到以成都商業街船棺、獨木棺墓葬為代表的戰國青銅文化,直至公元前316年秦並巴蜀,輝煌燦爛的古蜀文明成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説,眾多的考古發現向我們展現出燦若繁星、明如皓月的古蜀文明。

寶墩文化時期

20世紀90年代以來,為探尋三星堆文化的源流,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平原進行了大規模的考古調查和發掘,發現了新津寶墩、都江堰芒城、崇州雙河和紫竹、郫縣古城、温江魚鳧、大邑高山等8座史前古城遺址。這些古城都有高大的城牆,有的還有大型建築基址,生產工具主要是石器,也有極少量的玉器,製陶業發達,陶器組合為繩紋花邊陶、敞口圈足尊、喇叭口高領罐、寬沿平地尊等。因寶墩遺址最具代表性,故其統一命名為“寶墩文化”。寶墩文化尚處於文明孕育時期,也可以説是文明的曙光。三星堆遺址也發現了大量與寶墩文化特徵相同的器物,有的專家認為寶墩文化孕育了輝煌的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文化時期

三星堆文化距今約3700—3200年,是古蜀文明的第一個高峯。除了金器、銅器、玉器、象牙外,該時期仍使用石器。陶器以小平底罐、鳥頭把勺、高柄豆為組合。需要強調的是目前在三星堆發現的8個坑都屬於三星堆文化較晚時期,年代距今3200—3000年。

依據一、二號坑的考古發掘報告,兩坑共出土文物1700餘件,除去青銅大立人、青銅神樹、黃金面具、青銅人頭像等造型奇特的文物以外,大多數出土物與中原地區、長江中游地區出土同類器物相同或相似,比如青銅容器的尊、罍,玉器中的璋、戈、璧等玉禮器,斧、錛、鑿等玉質工具。可以説,三星堆文明是在寶墩文化的基礎之上,融合了中原地區、長江中游地區文化,逐漸發展起來的一支獨具特色的考古學文化。在這一文化之中,宗教祭祀活動佔有重要地位。

金沙文化時期

在距今約3000年,三星堆被逐漸廢棄,成為一般的聚落遺址。古蜀文明的中心轉移到了成都平原的腹地,從而進入以金沙遺址為代表的新的發展階段——金沙文化時期,其年代約為距今3200—2600年。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市區發現撫琴小區、十二橋等數十個晚商到西周時期的遺址,它們與金沙遺址、羊子山土台遺址等商周遺址共同構築起古蜀文明的又一次輝煌。在這些遺址中,金沙遺址面積最大、出土文物級別最高,成為這些遺址的中心,為繼三星堆之後的又一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考古工作者在金沙遺址發現大型宮殿基址、大型墓地、專用祭祀區等,陶器組合有小平底罐、圈足罐、尖底杯、尖底盞等。同時,在金沙遺址祭祀區出土了大量與三星堆祭祀坑相似甚至相同的文物,除了大型特殊青銅器以外,其他器物如玉器、石器、金器幾乎完全相同。比如,三星堆金杖與金沙金冠帶上的紋飾都是由人頭、箭、鳥、魚組成,兩地發現的金面具、玉戈、玉璋、有領璧形器等文物在造型和風格上高度一致。

金沙遺址與三星堆遺址有高度相似的器物羣和埋藏方式,在宗教信仰、城址佈局及時間延續上都可以看出金沙文化直接秉承了三星堆文化的精髓,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精進。金沙遺址的發現,極大地拓展了古蜀文化的內涵與外延,對蜀文化起源、發展、衰亡的研究具有重大意義,特別是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謎找到了有力的證據。

晚期蜀文化

大約在春秋中期(公元前600年左右),金沙王國已漸趨衰微,其中心位置或已轉移。隨着成都商業街大型船棺葬、新都馬家大墓、青白江雙元村等一批戰國時期墓葬的問世,人們見證了晚期蜀文化的再度輝煌。這一時期,發現的墓葬中出土了大量具有巴蜀地區共同特徵的青銅兵器,這些青銅兵器以戈、劍、矛等器型為主,數量眾多,類型繁複,多數兵器還鑄有精美的紋飾以及難解的圖案,為晚期蜀文化注入新的特點。公元前316年,秦並巴蜀,至西漢中期漢武帝時期,巴蜀文化最終融入漢文化中。

從考古學的角度出發,我們將“寶墩文化”稱為蜀文化的萌芽;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是早期蜀文化發展的兩個高峯階段,也稱之為三星堆文化期、金沙·十二橋文化期;而以成都商業街大型船棺葬、新都馬家大墓、青白江雙元村等為代表的戰國時期墓葬則歸於晚期蜀文化。這些古文化遺址如滿天星斗,共同架構出古蜀文明雄渾壯闊的社會歷史圖景。

未解之謎

象牙具體作何用途?

在三星堆和金沙遺址均發現了數量眾多的象牙及象牙製品等骨角牙器,有所不同的是,三星堆的象牙多數都經過火燒,而金沙遺址的象牙均未經火燒直接埋入土中。二者之間的差異可能反映出不同時期人們對待象牙的使用目的有所不同。但具體為何種用途,尚無法知曉。

面具為何頻繁出現?

三星堆和金沙都有面具發現,但從使用情況看,三星堆對面具的使用更為頻繁和重視。面具在古蜀國祭祀中發揮多大的作用?仍需要更多研究。

青銅立人中空雙手握着什麼?

三星堆和金沙各發現了一大一小青銅立人,他們都作同一種手勢。這種相似性反映了兩個遺址共同的原始宗教信仰或類似的宗教儀式規範,昭示了兩個遺址間緊密的傳承關係。但中空的雙手究竟握着何物?抑或僅僅是一種儀式的狀態?目前也是一大謎題。

古蜀文明是否有文字?

儘管我們在三星堆出土的器物上發現有明顯的刻劃符號,但也只是零星發現。而在金沙遺址,儘管有卜甲出土,卻未曾發現明顯符號刻劃痕跡。因此,無論是三星堆遺址,還是金沙遺址,我們都還沒有找到有文字的確切證據,古蜀文明是否已使用文字還有待更深入的發掘。

無論是三星堆遺址,還是金沙遺址,古蜀文明帶給我們巨大的驚喜,足以讓我們為古人的智慧驚歎,它也給我們留下了無數的謎團。相信隨着三星堆新一輪考古工作的開展,將有更多古蜀文明的蛛絲馬跡一一展現,為我們衝破縈繞在古蜀文明面前的重重迷霧。

首頁 | 4px東莞集運倉 原創 視聽 | 問政 評論 專題 | 區縣 娛樂 財經 | 旅遊 政法 發佈會 |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 房產 健康 汽車 | 取證 鳴家 四分半 | 萬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內
站內
分享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三星堆背後的古蜀文明

2021-10-06 07:16:19 來源: 0 條評論

1929年,當一批玉石器從四川廣漢流出,人們就開始孜孜不倦地探索四川古代文明。經過幾代考古人不懈的努力,很多重要遺址被發現,大量珍貴文物出土,詩仙李白感嘆的“開國何茫然”的古代蜀國曆史正逐漸清晰。

目前,考古學家們已基本釐清了古蜀文明的演進脈絡,即以成都平原史前城址羣為代表的寶墩文化,到以三星堆遺址為代表的三星堆文化,再到以成都金沙遺址為代表的金沙十二橋文化,最後到以成都商業街船棺、獨木棺墓葬為代表的戰國青銅文化,直至公元前316年秦並巴蜀,輝煌燦爛的古蜀文明成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説,眾多的考古發現向我們展現出燦若繁星、明如皓月的古蜀文明。

寶墩文化時期

20世紀90年代以來,為探尋三星堆文化的源流,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平原進行了大規模的考古調查和發掘,發現了新津寶墩、都江堰芒城、崇州雙河和紫竹、郫縣古城、温江魚鳧、大邑高山等8座史前古城遺址。這些古城都有高大的城牆,有的還有大型建築基址,生產工具主要是石器,也有極少量的玉器,製陶業發達,陶器組合為繩紋花邊陶、敞口圈足尊、喇叭口高領罐、寬沿平地尊等。因寶墩遺址最具代表性,故其統一命名為“寶墩文化”。寶墩文化尚處於文明孕育時期,也可以説是文明的曙光。三星堆遺址也發現了大量與寶墩文化特徵相同的器物,有的專家認為寶墩文化孕育了輝煌的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文化時期

三星堆文化距今約3700—3200年,是古蜀文明的第一個高峯。除了金器、銅器、玉器、象牙外,該時期仍使用石器。陶器以小平底罐、鳥頭把勺、高柄豆為組合。需要強調的是目前在三星堆發現的8個坑都屬於三星堆文化較晚時期,年代距今3200—3000年。

依據一、二號坑的考古發掘報告,兩坑共出土文物1700餘件,除去青銅大立人、青銅神樹、黃金面具、青銅人頭像等造型奇特的文物以外,大多數出土物與中原地區、長江中游地區出土同類器物相同或相似,比如青銅容器的尊、罍,玉器中的璋、戈、璧等玉禮器,斧、錛、鑿等玉質工具。可以説,三星堆文明是在寶墩文化的基礎之上,融合了中原地區、長江中游地區文化,逐漸發展起來的一支獨具特色的考古學文化。在這一文化之中,宗教祭祀活動佔有重要地位。

金沙文化時期

在距今約3000年,三星堆被逐漸廢棄,成為一般的聚落遺址。古蜀文明的中心轉移到了成都平原的腹地,從而進入以金沙遺址為代表的新的發展階段——金沙文化時期,其年代約為距今3200—2600年。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市區發現撫琴小區、十二橋等數十個晚商到西周時期的遺址,它們與金沙遺址、羊子山土台遺址等商周遺址共同構築起古蜀文明的又一次輝煌。在這些遺址中,金沙遺址面積最大、出土文物級別最高,成為這些遺址的中心,為繼三星堆之後的又一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考古工作者在金沙遺址發現大型宮殿基址、大型墓地、專用祭祀區等,陶器組合有小平底罐、圈足罐、尖底杯、尖底盞等。同時,在金沙遺址祭祀區出土了大量與三星堆祭祀坑相似甚至相同的文物,除了大型特殊青銅器以外,其他器物如玉器、石器、金器幾乎完全相同。比如,三星堆金杖與金沙金冠帶上的紋飾都是由人頭、箭、鳥、魚組成,兩地發現的金面具、玉戈、玉璋、有領璧形器等文物在造型和風格上高度一致。

金沙遺址與三星堆遺址有高度相似的器物羣和埋藏方式,在宗教信仰、城址佈局及時間延續上都可以看出金沙文化直接秉承了三星堆文化的精髓,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精進。金沙遺址的發現,極大地拓展了古蜀文化的內涵與外延,對蜀文化起源、發展、衰亡的研究具有重大意義,特別是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謎找到了有力的證據。

晚期蜀文化

大約在春秋中期(公元前600年左右),金沙王國已漸趨衰微,其中心位置或已轉移。隨着成都商業街大型船棺葬、新都馬家大墓、青白江雙元村等一批戰國時期墓葬的問世,人們見證了晚期蜀文化的再度輝煌。這一時期,發現的墓葬中出土了大量具有巴蜀地區共同特徵的青銅兵器,這些青銅兵器以戈、劍、矛等器型為主,數量眾多,類型繁複,多數兵器還鑄有精美的紋飾以及難解的圖案,為晚期蜀文化注入新的特點。公元前316年,秦並巴蜀,至西漢中期漢武帝時期,巴蜀文化最終融入漢文化中。

從考古學的角度出發,我們將“寶墩文化”稱為蜀文化的萌芽;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是早期蜀文化發展的兩個高峯階段,也稱之為三星堆文化期、金沙·十二橋文化期;而以成都商業街大型船棺葬、新都馬家大墓、青白江雙元村等為代表的戰國時期墓葬則歸於晚期蜀文化。這些古文化遺址如滿天星斗,共同架構出古蜀文明雄渾壯闊的社會歷史圖景。

未解之謎

象牙具體作何用途?

在三星堆和金沙遺址均發現了數量眾多的象牙及象牙製品等骨角牙器,有所不同的是,三星堆的象牙多數都經過火燒,而金沙遺址的象牙均未經火燒直接埋入土中。二者之間的差異可能反映出不同時期人們對待象牙的使用目的有所不同。但具體為何種用途,尚無法知曉。

面具為何頻繁出現?

三星堆和金沙都有面具發現,但從使用情況看,三星堆對面具的使用更為頻繁和重視。面具在古蜀國祭祀中發揮多大的作用?仍需要更多研究。

青銅立人中空雙手握着什麼?

三星堆和金沙各發現了一大一小青銅立人,他們都作同一種手勢。這種相似性反映了兩個遺址共同的原始宗教信仰或類似的宗教儀式規範,昭示了兩個遺址間緊密的傳承關係。但中空的雙手究竟握着何物?抑或僅僅是一種儀式的狀態?目前也是一大謎題。

古蜀文明是否有文字?

儘管我們在三星堆出土的器物上發現有明顯的刻劃符號,但也只是零星發現。而在金沙遺址,儘管有卜甲出土,卻未曾發現明顯符號刻劃痕跡。因此,無論是三星堆遺址,還是金沙遺址,我們都還沒有找到有文字的確切證據,古蜀文明是否已使用文字還有待更深入的發掘。

無論是三星堆遺址,還是金沙遺址,古蜀文明帶給我們巨大的驚喜,足以讓我們為古人的智慧驚歎,它也給我們留下了無數的謎團。相信隨着三星堆新一輪考古工作的開展,將有更多古蜀文明的蛛絲馬跡一一展現,為我們衝破縈繞在古蜀文明面前的重重迷霧。

親愛的用户,“重慶”客户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新重慶”客户端。為不影響後續使用,請掃描上方二維碼,及時下載新版本。更優質的內容,更便捷的體驗,我們在“新重慶”等你!
看天下
[責任編輯: 熊世華 ]
發言請遵守4px東莞集運倉跟帖服務協議
精彩視頻
版權聲明:
聯繫方式:重慶華龍網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諮詢電話:60367951
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在互聯網上使用、發佈、交流集團14報1刊的4px東莞集運倉信息。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龍網”或“來源:華龍網-重慶XX”。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註明“來源:華龍網”的作品,系由本網自行採編,版權屬華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户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註華龍網LOGO、名稱、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繫,聯繫郵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週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
關閉